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互联网评论 > 正文

揭秘高房价是如何绑架中国经济的?

发布时间:2016-07-15浏览:我要评论
  • 推一把网络营销精英培训新一期即将开课,本期新增移动电商、微商、O2O、自媒体、社群等方面的课程,现在报名就送江礼坤老师亲笔签名的最新版《网络营销推广实战宝典》一书。欢迎咨询QQ:800007518!
在过去的10多年,最忽悠老百姓的经济政策是什么?
 
房价调控!
 
最早的房价调控始于2003年,此后,几乎是每隔1—2年,均会出台针对性的房价调控政策。
 
但是,在一轮又一轮的房价调控声中,房价不仅没有明显的回调,相反,反而是节节攀升、越调越高——10多年来,中国房价整体上升5倍以上,一线、二线大城市房价普遍上涨8—10倍。
 
当房价已经涨到极其离谱时,已经无法用常理、常识进行解读时,已经远远超过整个社会的承受能力时,很显然,我们必须正视一个现实,高房价已经捆绑住中国经济,高房价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维持表面稳定的基础。
 
|是政府存心忽悠老百姓吗?
 
显然不是!
 
我相信,对于遵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中国,任何一个决策层,都不会拿自己的“政治声誉”开玩笑,10多年来,他们一轮又一轮的“房价调控”,其决策的初心,肯定是正向的,肯定是希望抑制房价的非正常上涨。
 
事实证明,他们错了,他们不仅错了,而且向市场传递了极其恶劣的反向信号,无数相信政府调控能力的老百姓,最终不得不无奈地选择在高位接盘买房、或者反而变得买不起房。
 
房价的“越调越涨”,其中固然存在诸多因素,比如,地方政府对土地收入的持续依赖,比如,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加速导致人口大规模向大中城市集聚,比如,2008年启动货币政策宽松以应对次贷危机的冲击,再比如,近两年货币政策需要再次宽松以应对实体经济的持续探底……
 
但是,这些都不是房价调控不了的根本原因,你要知道,能让超级自信的中国行政力量,在高房价面前彻底认输,肯定不是这些枝枝蔓蔓的问题。
 
枝枝蔓蔓的问题随手剪去即可,再不行可以用力去砍,可是,当问题触及到中国经济之根部,那显然不是修修剪剪、或者用力去砍就能解决的,为了房价调控而去刨根中国经济,这对于任何一个决策层,下这样的决心显然都是很难的,因为,搞不好,很有可能会导致中国经济彻底翻船。
 
|虚假的资产结构平衡
 
高房价是如何绑架中国经济的?
 
回答这个问题,我反对“房地产是支柱产业”、“房地产拉动GDP多少百分比”之类的解读,这样的解读,阐述的是大而化之的合理性,但是,远远不够准确。毕竟,决策层对楼市的屡次调控,本身就有降低房地产对经济增长占比的心理准备。而其之所以屡屡调控而难以收到实效,很显然,决策层面临着一种极其恐怖的局面和风险。
 
其实,只要对中国的资产构成、以及债务结构有所了解,我们就会明白,高房价是如何绑架中国经济的。而且,随着房地产调控的久拖不决,高房价对中国经济的捆绑已呈日益收紧之势,可以说,当下,如果任由房价急速下行30%,那么,整个中国金融体系、乃至中国经济体系,均有可能彻底崩盘。
 
|还是进行严谨的财务测算吧!
 
据中国社科院测算,2014年中国主权资产总计227.3万亿元,其中国土资源性资产65.4万亿元,国土资源性资产占中国主权资产近30%(事实上,这可能是保守的,国土资源性资产占比中国主权资产起码达到50%以上)。
 
这是中国主权资产的资产结构,我们再看看中国企业的负债率,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给出的数据是,当前中国企业负债率已接近160%,要知道,在我国间接融资(银行贷款和发债)占主导的情况下,中国企业的庞大负债,绝大部分是以固定资产抵押的,而商业银行对固定资产抵押的评估,绝大多数又是以土地价值、以及土地附属物(厂房、房产)测算的。
 
我们再看看国企的负债,国资委的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底,国企资产负债率为66.33%,其中央企资产负债率为67.97%(事实上均是偏保守的),在去年全国商业银行66.76万亿的企业贷款中,有一大半给了央企(央企除了银行贷款,还是公开发债等等)。我们可想而知,在央企的资产结构中、以及抵押贷款的构成中,绝大多数肯定是以土地价值、以及土地附属物测算的。
 
同理,尽管对于广大的中小民营企业,我们缺乏其资产结构组成的数据,但是,依常理推测,一来,中小民企的融资渠道(没有上市,无法发债)主要依靠银行贷款,二来,与国企具有财政隐性担保能力相比,广大中小民企的银行贷款,基本全部依靠固定资产抵押贷款(甚至还需要联保、互保),而商业银行为了规避风险,不仅需要中小民企拿厂房抵押担保,而且还需要中小企业主用流动性更好的自有住房进行抵押担保。
 
讲清了这些,问题就变得简单明了,中国主权资产的国土资源性资产占比较大,地方政府、国有企业、中小民企的资产,同样是以土地、以及土地附属物为主,这样的资产结构,再加上以间接融资(银行贷款)为主的现状,必然会造成只要房价跌、只要地价跌,地方政府、国有企业、中小民企的负债率就会大幅上升,商业银行的坏帐率也会大幅上升,并最终会穿透商业银行的安全阀,商业银行将会大规模破产,国有企业、中小企业也会大规模破产,地方政府形式上也将会大规模破产。
 
所以,为避免中国金融、中国经济爆发全面崩盘之风险,当前只能通过高地价、高房价勉力维持着中国各个层面资产结构的平衡,尽管这种平衡是表面的,是注定无法持续的,也注定会将榨干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滴血。
    分享到:
     

    专题推荐

    精彩图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