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外资讯 > 正文

韩国电视台:失金中国、出逃、人才流失

发布时间:2016-08-10浏览:我要评论
  • 推一把网络营销精英培训新一期即将开课,本期新增移动电商、微商、O2O、自媒体、社群等方面的课程,现在报名就送江礼坤老师亲笔签名的最新版《网络营销推广实战宝典》一书。欢迎咨询QQ:800007518!
关注韩娱韩综的人多多少少会注意到不久前的一则消息,一手创造出《蒙面歌王》的闵哲基PD在7月22日离开了工作13年之久的MBC,对于他今后的去向放送界不少人在推测中提到了tvN和中国的字眼。
 
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开始,闵哲基已经是离开MBC后的第12位PD。之前早有《爸爸!我们去哪儿?》的金宥坤、《Radio Star》的全晟浩等知名PD选择离开MBC转至tvN就职打造新节目。
 
韩媒报道提及,拥有13年社龄并现今手握一档招牌星期天综艺的闵哲基PD这次仍然决定离开,与现在MBC综艺局不佳的气氛无法脱干系。实际上,从综艺到电视剧,与MBC同病相怜且同属三大无线台的SBS、KBS同样了导演、作家和PD的出走状况。
 
出逃无线拥抱有线,或者落地中国大陆市场,在离职者众多选择的背后是数年来韩国无线台和有线台此消彼长的拉锯战,也是韩国电视版图变化松动的征兆。
 
 
 
 
MBC《蒙面歌王》闵哲基导演
 
大规模出逃无线
 
以tvN为代表的有线台成长迅速,以SBS、KBS、MBC为首的无线台的地位正在动摇,这不仅因为外患,究其本质更是内忧。
 
只会用新人补位的方法强行止痛,却忽视了赏罚制度的缺失,并且长久以来并不见高层改善革新的意志,这些是当下MBC令PD们失望的原因。
 
 
 
从组织结构层面来看,由执政党、青瓦台、在野党各三名构成的“放送文化振兴会”是控制MBC的大股东,这种与其他两大电视台完全不同(KBS电视台为100%的国营,SBS电视台为私营企业控股)的复杂所有制,加上电视台本身的舆论工具属性,导致了MBC往往会卷入政治牵绊。
 
这种情况都会或多或少会影响到电视台员工正常工作和正当利益,这也是为什么MBC工会常常发起罢工的原因。
 
KBS制作的电视剧《制作人》中,担当PD因为出现不合时宜的词汇或者动作要去放送通信委员会接受质询的场景,是现实中的真实写照。国营电视台KBS的尺度最严,就算是商业电视台SBS在审议以及审查方面的标准都难以放低。
 
在无线台的实际工作中,PD、导演和作家都要考虑外部审核和内部审议,有时自己想要的效果与不允许构建的画面、体裁相矛盾,这种必须妥协的情况长久下来会使得创意人员对于节目欲望逐渐下降。
 
有线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和宽容空间。2014年,根据著名漫画改编的职场剧《未生》在tvN播出后,口碑收视均获得了收获,但这部剧的制作方率先接触的是三大台,虽然这些大台都对该剧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但也要求必须加入原本在故事中没有的爱情线。这种强硬态度引发了制作方和原作者的抗议,认为加入爱情线会削弱剧本的写实性,最终被三大台放弃。
 
相比全年无休周播模式的三大台对抗,tvN更倾向于采用接近美国制作模式的季播。这不仅使得原来在三大台工作量极大的PD们得以休息和调整,重要的是给整个内容生产以足够的酝酿、策划和筹备时间,也有了及时止损的时间窗口。
 
实际上,传统观念来源于收视率的激烈竞争,以及投资安全的路径依赖。韩国电视市场竞争残酷,不管是综艺还是电视剧,关系到收视率的生存战时时刻刻在上演,节目收视率低意味着话语权低。各大电视台的试播节目在显著增加,除了与友台竞赛,电视台内部在有名的MC、涉外邀请的嘉宾、收视率等上面都在产生竞争。
 
对于一些有创新节目想法和开发可能性的节目来说,在无线电视体系中被砍掉的可能性,往往大于最终存活的概率。
 
 
 
 
KBS《制作人》
 
 
 
现在是“五大”时代
 
韩国电视的版图悄然发生变化,现在已经是SBS、KBS、MBC、tvN、JTBC五大电视台的时代。2016年,tvN将举办十周年颁奖典礼,这也是除三大台和百想之外的有线频道第一次举办自己的颁奖典礼。
 
在争议中有线台的发展速度有些超出人们的想像。十年前,人们对于tvN的态度是“能撑多久”,十年后不管是综艺《花样爷爷》、《三时三餐》还是电视剧《请回答》系列、《信号》,“tvN出品必属精品”逐渐成为观众的共识,正如这家电视台的口号,tvN正在成长为真正的“contents trend leader”。
 
 
 
tvN《请回答1988》
 
除了快速成长中的tvN之外,提供个性节目、面向多媒体的JTBC,以韩国少见的刑侦剧为主的OCN、专注于经济领域的MBN等等,有线台立台注重不同的色彩,这也是它们区别于无线台最大的特点。
 
对于在无线台受到抑制的创作者而言,没有什么比自由的制作环境更加具有吸引力。相比三大无线台,综合电视台以及有线电视台的审议规定以及本身的审核机制都相对宽松。另外,能够插播中间广告的规定让导演不用过于担心收益部分的制约,可以专心地为节目做更多的尝试。
 
营造自由制作的氛围很快显示了效果。2011年,tvN隶属的CJ E&M引进了KBS 2TV招牌节目《两天一夜》的李明翰、沈元浩、罗永锡三位导演。他们通过电视剧《请回答》系列、《花样》系列和《三时三餐》等提高知名度,树立了tvN的综艺节目更为即兴趣味性,更加强调专业性的风格。
 
 
 
tvN《三时三餐》
 
tvN现在已经开始引进明星作家,2016年这个动向越来越显著。KBS2水木剧《太阳的后裔》的金恩淑作家的下一部作品将与tvN合作,创作出《Kill Me Heal Me》,《拥抱太阳的月亮》等拥有固定粉丝群的陈秀万作家即将与CJ E&M签订作品合约。
 
签约tvN的金恩淑作家
 
引进作家也是tvN获得韩国知名演员的关键战略。因为在韩国市场,演员们是根据电视剧作家的作品而决定是否出演,作家是整个生产链条中最重要环节。
 
例如,《信号》的忠武路豪华卡司是演员们信任剧本和作家的结果,而5月份播出由卢熙京作家执笔的《Dear My Friends》中也有和她合作多次的演员赵寅成出演。
 
 
 
tvN《我亲爱的朋友》卢熙京作家
 
重要的是,三大台在剧集方面已经陷入严重的路径依赖。过去二十年风靡亚洲的《冬日恋歌》、《大长今》等电视剧都是出自三大台之手。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大台渐渐开始对市场上发生的变化充耳不闻,拍电视剧仍然是把纯爱、玛丽苏、灰姑娘等元素拼凑糅合,却不知道观众主体早已改变,审美取向也早已与过去不同。
 
tvN将注意力放在细分市场——发展精品剧和类型剧,并且大多带有人生哲理的思考和反思。因为韩国的观众群体足够细分,每一个类型都有相应的用户支撑。比起已经审美疲劳的爱情故事,职场上面真实的喜怒哀乐更加牵动观众的神经,因为电视剧里不断挣扎的主人公,就是电视机前的观众自己。
 
在tvN目前的作品列表中,刑侦题材的《信号》、校园题材的《奶酪陷阱》、鬼神题材的《OH。我的鬼神君》、主打老年受众的《亲爱的朋友们》都是其剧集内容类型化的代表,也取得了相应的市场成功,特别是讲述职场菜鸟的《未生》,被三大台放弃之后,在tvN大胆采用零情感戏模式。
 
tvN《奶酪陷阱》
 
掘金大陆市场
 
在KBS谈话艺能节目《Happy Together》中,主持人问及黄致列在中国的收入情况,不方便透露具体数额的黄致列简单地给了答案:“想成是韩国的100倍就可以。”
 
除了艺人之外,越来越多的幕后制作团队纷纷进军大陆。韩国MBC电视台的知名导演金荣希是离职赴华创业的先锋,他曾制作《我是歌手》《感叹号》等人气综艺节目,而今年在湖南卫视播出的《旋风孝子》,正是他加盟中国节目制作公司蓝色火焰之后的第一档节目。
 
 
 
已从MBC离职的金荣希
 
韩国SBS人气艺能节目《Running Man》的两名导演在2015年已经年向公司提交辞呈来华发展。SBS高层向《三声》记者说,“《来自星星的你》、《继承者们》、《running man》的导演们已经全部都离开了,我们进行了很多的威胁,最终都没有发挥作用。因为中国提供的机会太大了,钱也是非常多,SBS没有能力与其相抗衡。”
 
特别是在合拍片和合资公司等形式的鼓励下,这样的人才流动将会加快。曾执导《Doctor异乡人》的陈赫导演、《绅士的品格》的申宇哲导演,以及《来自星星的你》的张太侑导演也都正在中国活动,其中张太侑执导的中韩合拍电影《梦想合伙人》已在2015年上映。
 
 
 
SBS《Doctor异乡人》
 
韩国放送界对中国关注的原因是,相比本土,中国市场发展的可能性更高。虽然这些制作团队在中国活动确实能获得更为丰厚的报酬,但也有很多人是为了追求事业上更大的挑战而选择进军中国。
 
根据曾经在SBS工作超过20年的综艺PD金石镐的介绍,在他的身边,还有很多跟他一样资深的韩国导演、制片人等,都在寻找着进入中国的机会。“因为中国市场的源动力在于开发和创新,而韩国行业的源动力更多的是竞争。”2015年,金石镐在北京成立了自己的韩金综艺工作室,准备长期的经营,而不想在简单的接单工作。
 
之前有人预计在电视制作方面中韩的蜜月期会持续1~2年,但如今种种迹象表现,甜蜜时光似乎正在遭遇挑战。
 
特别是近期出现的可能真对韩国娱乐内容和人才的“调控政策”。在8月4日的采访中,一位民营娱乐内容生产公司副总向《三声》记者表示,受到平台的要求和影响,他们和一位韩国综艺制作PD的合约签字被延期。
 
虽然目前并无官方表态、也无法证明此种要求属于“反应过度”还是“普遍做法”,但是至少存在一种可能性——此次对韩的“调控政策”有可能高于2012年因为钓鱼岛争议而引起的对日本娱乐内容的限制,即限制对象不再是明星和艺人,而包括了背后的制作力量。
 
某种程度上,这种挑战可能因为两国政治引起的娱乐业危机而加剧,但实际上即使不存在政治因素,这种挑战也会来自于两国市场的未来趋势。
 
一方面,韩综节目的版权引进已经到了公认的买无可买的阶段,广电总局在政策上表明了今后对于原创节目的加强和对引进版权的限制。另一方面,中国综艺节目目制作方在这几年里已经和韩国团队进行了密集的接触和全面的学习。
 
在一对一手把手的训练之后,在制作技术和本土化改造方面也在追求学有所成、活学活用。因此,未来中韩电视制作团队的合作,不应该只停留在单纯制作层面,寻找维持共生关系的对策正变得迫在眉睫。
    分享到:
     

    专题推荐

    精彩图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