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移动互联 > 正文

坤鹏论:消费金额返现背后是无尽的套路 扒一扒另类云联惠

发布时间:2017-06-21浏览:我要评论
前几天坤鹏论写了一篇《万能无限上网宝 流量无限背后隐藏着收入无限》的文章,说实话很久没有写过这类文章了,后来拿出来翻了翻,当时这篇文章还有一些内幕没有挖掘出来,不过没想到反响很大,有网友发私信,想让坤鹏论分析一下云联惠。所以坤鹏论今天来分析一下这个云联惠。
1、云联惠模式
 
云联惠我们可以理解成是一个类似于天猫的电子商务平台,卖家在上面卖货,买家通过平台买货。不过与天猫不同的是,在云联惠上的消费,最终都会返给消费者。坤鹏论发现他大多数新闻稿里都是以10000元消费为例,我们也以10000为例说明一下吧。
假设消费者在该平台消费了10000元,这10000元将会以每天0.05%的额度返还给消息者。商家要交16%给平台,但这16%也将以每天0.05%的额度返还给商家。
除了消费者和商家有返点以外,邀请人也是有利可图滴。如果你邀请的人在平台上消费了,他所有的消费额你都可以提成1%。如果你邀请的人是商家,在平台上卖货了,那他所有销售额,你也都可以拿0.5%作为提成。
 
2、认识云联惠

了解完云联惠的模式后,我们还是来了解一下云联惠吧。
根据其官网介绍,云联惠的经营公司是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在2014年1月6日注册的,大股东是广东云联国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坤鹏论查了一下,这家投资公司大股东是黄明,占股99.795%,绝对控股,而这个黄明同样也是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占股18.8171%,黄明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坤鹏论查了一下,该公司在2017年3月份有33份民事诉讼,基本都是涉及员工赔偿问题的一审和二审判决,从这些判决书上可以有几个大致判断:
(1)公司未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或未与全部员工签订劳动合同;
(2)在与员工有劳动纠纷时,在有一审判决的时候,公司一般都会上诉,虽然上诉之后也拿不出其他有力证据,且每次上诉都以败诉告终;
(3)工资是以股东个人账户发放的,而非公司账户,至少有民事纠纷的这些案例中是这样的;
(4)这些判决很多都是2016年初在公司工作的员工,简单翻了一下,每月工资从2000到30000元不等,应该涉及到从普通员工到管理层;
 
3、解读

坤鹏论查了一些资料,对这个云联惠有一些解读,未必准确,大家可以参考。
如果按其介绍所说的日返0.05%,那2000就能把所有金额返完。事实上并非如此,按其公开介绍资料上的介绍,该0.05%是当日剩余总金额的0.05%。比如第一天剩1万元,返0.05%即5块钱,第二天的时候,返还金额就是(1万-5)x0.05%=4.9975元。有句话叫“一尺之木,日取一半,取之不尽”,形容的就是这个意思。以10000元消费为例,5年返还60%,10年返还84%,25年返还99%,最后的1%将无限延续下去,永远无法返还完。
另外,就坤鹏论的理解,在有销售时商家的16%也不是从销售额里扣,而是要另外交销售额16%的钱给平台。这么算起来,如果真有1万销售额,那平台短期内拿到的是1万+1万x16%=1.16万元。
按此方法计算,即使不考虑递减的情况,消费者和商家第一年一次可以拿到1.16万x0.05%x365天=2117元,考虑到递减的情况,最终金额会比2117元少一些。如果再加上要付给商家的1万元商品款,那平台要当年要支付出去的金额是1万+2117元=12117元。平台收到的钱是来自商家的1万元和来自商家的1600元共计11600元,所以平台实际要支付出去的钱只有12117元-11600元=517元。
也就是说,第一年商家实际要亏517元?
并没有。
至于说商家收到的销售额什么时候能提现,以什么形式提现,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篇文章里介绍,提现要收13%手续费。考虑到13%手续费我们再来计算一下。
商家提现时,收到的钱应该是1万x(100%-13%)=8700元,再加上每天分成的2117元共计10817元,而平台收到的钱是1.16万元。如此计算,平台在第一年不仅没有亏钱,还赚了1.16万-10817=783元。
至于第二年及以后的钱怎么兑付,只要有源源不断的新客户进来,有沉淀资金在账上,就可以跑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第一年是挣钱的,未来兑付的金额每年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在没有到一定规模的时候,是没有跑过必要的。
这个套路之深,不认真分析还真看不出来。
 
4、背后的“专家”

云联惠在营销时提到过,自己获评“中国科技创新型企业”,创始人黄明获得“中国民族品牌十大领军人物”。上述奖项的颁发方为中国民族产业发展论坛组织委员会,听起来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组织,其实这个组织实为中国民族产业联合会和中国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促进会联合主办,而两协会均在民政部今年公布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中。
另外,为去联惠背书的两位“教授”,何智斌对外公布的身份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学教授”、“中国国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在2015年“首届999云联惠国际消费乐返节”,以及湖北省内云联惠的市县级代理开业仪式上,何智斌均声称其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预祝“活动取得圆满成功”。有记者专门向中国社会科学院及中国社科院研究生求证,得到的答复是:“无国学教授职位”、“何智斌查无此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为冯复加而非何智斌。
另一位教授是侯书生,其对外公布的身份是“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知名学者”。有记者向国家行政学院求证,国家行政学院答复称,侯书生既非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也非所谓的“知名学者”。此前侯书生仅是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一名普通合作编辑,“2015年,我们发现他打着出版社策划总监、教授身份的幌子在一些大学讲课、搞活动,经警告无效,我们在2015年年底解除了合作关系。”
有人质疑公司会不会跑路,坤鹏论在其宣传资料中查到有这么一句话:
 
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政府批准合法经营的公司,有法律保障、政府护航,没有经营上的风险。
 
有些常识的人都了解,但凡是在工商局登记注册的公司,都是经政府批准的,难道就因为是经过政府批准成立的,政府就要为这些公司的经营兜底么?公司就不能破产了?相关人员就不能跑路了?
坤鹏论查了一下,消费返现平台云联惠并不是首创,在他之前还有乐宜购、心未来、我的未来网、玉兔、全返利等,都已经跑路了。
 
5、各地政府不断提示风险

有人向当地工商部门举报其涉嫌传销,工商部门最终认定其不符传销“构成要件”,但涉嫌非法集资,不过截止到目前,云联惠仍然在正常经营。
2016年底,山东省金融稳定监管部门发出通知,要求针对消费返本模式进行排查,提示风险劝退;今年初,又专门针对“云联惠”消费返本平台,进行检查。体现在济南,便是下发《关于对“云联惠”消费返本风险进行摸排和处置的通知》,要求各区县进行专项排查。宁夏和湖南也相继发布防范云联惠“非法集资风险”的紧急通知,并将异常情况通报至公安部和银监会。
 
至于云联惠最终会向哪个方向发展,坤鹏论不好说,不过同样是以返现为卖点的“万家购物”15名高管或代理商已经获型入狱了。
    分享到:
     

    专题推荐

    精彩图片

    热门标签